辉煌娱乐_辉煌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无锡人社群英谱之: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记练兵比武场下那些默默奉献的人们(上)

时间:2019-08-29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四月春暖,七月骄阳,九月桂香……流年里看花开花落月缺月圆,相望中念去去来兮别后无恙。2019,已经年过大半,如果说这一年会有几个关键词值得铭刻,那么于我而言,必有“比武”两字。我不是黄蓉,我没有上场,但是能够和一帮上台前可以骁勇善战,退幕后能够运筹帷幄、先行粮草的同仁们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不怕苦不怕累地去闯去干,与有荣焉!荣耀里我们优秀的队员已经亮相于幕前,此刻,我想讲一讲那些幕后的人与事。

纵使万马奔腾,他若众山一览

——运筹帷幄的“丁指挥”

  丁胜明,无锡市人事考试中心副主任。最早认识丁主任,是在2012年,我们一起参加了省组织的人力资源开发培训管理业务赴外培训。虽然同出于一个单位,但是整个一周的培训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集,那时候我以为这不过是劳动、人事两局刚刚合并的陌生感,直到7年后我们一起合作负责练兵比武活动的相关工作,才惊觉,原来不是我们彼此间的“陌生”,而是他的职业自带的“威严”。

  曾经有人告诉我,丁主任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他只要在考试场上随便扫视一遍,任何异常都逃不出他的目光。传说终究是传说,而当我终于体察到他“异乎寻常”的能量,原来无不在于他工匠级的职业专注和教科书般的专业水准。他师出于考试中心的前任“掌门”丁显,提任领导后的他如今业务独当一面青出于蓝。当比武办力邀他拨冗领衔市赛面试、机操的全部赛务以及省赛备赛队员情景模拟辅导时,短短的时间里我目及的几个片段,瞬间让我看到了这个男人身上闪耀的光芒。

  接到要组织市赛的任务留给大家的时间相当短,比武办每天都是在掰着手指倒排日程,而在我看来既要负责赛事规则的制定又要落实情景模拟的出卷、考官、计分、监考,既要负责考试中心自己部门的当期工作,又要限时限刻地不误赛事进程,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每一件他牵头负责的事情,都是高质量零瑕疵出色完成。他举重若轻的背后,是我注意到的他一次次赶会场时的满头大汗,他一回回交任务书时的午夜时分,以及几百人的现场他所展现的一个成熟将领的指挥若定……

  “江阴新娘”王丽莉,市赛当晚办婚礼的消息来得非常突然。上午笔试大家都不知道,直到下午“面试”抽签,江阴的领队才向主办方反映,提出能否让小王早点考完回江阴。问题摆到了丁主任的面前。我当时想,这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以丁主任被赋予的现场指挥的身份,应该是让换就换。我跟着丁主任到了80名考生济济一堂的候考室。只听见丁主任对着全场问哪一位是王丽莉。王丽莉脸色凝重地从考生堆里站了起来,接着丁主任问“据说你有要求想提前考,说说啥情况”。然后小王晚上要办婚礼的消息就像一束礼花在全场绽放,只听见考生们不约而同发出一片惊呼。之后的过程是丁主任问小王抽到多少号、江阴队员抽到的最早一个号是多少,接着征求全场考生的意见,同不同意他们之间换一下。那一时刻,我被全场同意的掌声和王丽莉流露出的欣慰的笑容淹没。全过程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却让我看到了丁主任在处理如此敏感的现场突发情况时,应急的灵敏、思维的缜密、技巧的艺术、过程的公正、结果的无与伦比。也就是我认为的教科书级的专业能力。

  市赛结束,紧接着的就是省赛备赛。而这个时候,又恰遇他要赴宁参加全国命题培训。就在比武办像失了左臂右膀的为难时刻,丁主任说,一定在他离锡前帮参赛队员们组织一次现场竞答的“仿真赛”。其实所谓的仿真,就是按照省赛公布的竞答规则我们自己模拟赛一遍,而涉及的硬件装备、软件系统全然的土法上马。也正是这些土得掉渣的“道具”、办法让我此刻回想起来都有要落泪的感动。它们集合了我们这样一个团队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干劲、拼劲。“仿真赛”结束的当天,丁主任拎拎行李就赶南京去了。

任它题海淼淼,我自胸有成竹

——智慧超群的“专家团”

  要说团队,最强莫过于“专家团”。一是人员多(到底有多少人,我没数过,也数不过来),二是业务强。

  对于如何备赛,其实我们很多人没啥经验。当厚厚一本658页2067题的省赛题库(后来又加进一本841页3048题的部赛题库)放到大家面前时,无论选手还是比武办的人员都会吃上一惊,而且根据局党委提出的要求,还要充实进我们市级的题库。从组建市本级队伍到确定的市赛日期,时长也就一个月。如何让队员有效地复习,是我出了一个“损招”:每日一小考,每周一大考。平时的复习,队员自主。

  专家组的组长是法规处的谭虎彬副处长,每天的出题、印卷、联络各对口的业务部门专家都是他负责。记得第一个星期,题库还没有电子稿,谭处长只能用最“原始”的手工录入法,一张卷子一出就是一晚上。最初还是照着题库的原题出卷,到了第二阶段,考题升级2.0版,要求专家们原题变形,3.0版,专家根据知识点自拟出题。三个轮次下来,魔鬼般地把我们的专家考到焦头烂额,把我们的队员“烤”到“外焦里嫩”。在后期强化训练阶段,选手们急需高强度训练,信息中心的张琦,利用三个晚上就捣鼓出一个简易版训练系统,让选手们能随时随地练习提高。渐渐地,被虐式苦练不经意演变成一场场自虐式演练。

  在组织的专家现场释疑过程中,最早也是市队选手,后被“开除队籍”逆袭为专家库成员的沈煜,毫无保留地拿出自己西南政法大学4年所学之扎实理论和积十年劳动保障监察之实战经验,化繁就简去芜存菁给大家上了极为精彩的一课;从部队转业回来在局信访岗位上接待过数万人次、信访化解过无数纠纷矛盾的吴磊,用两个晚上的时间,整理出了100多条信访热点解答,分享给队员活学活用;为了高逼真模拟省赛形式,后来加入比武办的监察支队书记黄福民,导演了一个个情景模拟短片,年过半百的顾新娟主任,自告奋勇在来访人员和接访人员的角色里来回切换,没想到顾主任还是一位被人社事业耽误的“影后”。

  记得全市大赛的入闱出题时间,正遇无锡的中考,专家之一的法规处副处长庞莉,女儿不久前脚踝三处骨折,为了按期应考,必须家长专程接送。那天送完孩子,庞处长来不及喘一口气就直奔高训中心,和其他7位专家——黄春强、凌燕飞、董泽飞、赵胥弘、张望佳、谭虎彬、吴磊一起封闭在一个大房间里。没有手机,没有通讯工具,只有厚厚的工具书和题库,全然把家里的一切抛在身外。8位专家为了3道情景模拟题,从下午四点打磨到凌晨一点。省赛回来后,我们很多的选手,为无锡专家的出题水准竖起了大拇指。

  与专家团队的强劲形成对比的恐怕就是我们比武办里临时组队的3位默默无闻又如水般温润的“打杂团”,她们是来自监察支队的孙皓晨、来自人力资源市场的须吉和来自社保中心的曾颖。三个人虽然都有相对明确的分工,但是事情来了,不管是联络各市(县)区把最新的活动信息传到每个队里,还是每一天工作的进程备考;不管是每次选手测试的打分登分汇总还是每一次议事会议的纪要;不管是比赛场地的对接还是比赛手册的印制……千头万绪的事情,分工不分家。其中小孙主要承担了比武活动的全程宣传工作,接到这一重任,平时讷于言而敏于行的小孙,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累也没怯过一次场,虚心好学,以难得的文字悟性和勤勉的工作态度出色完成了这一届练兵比武的宣传报道工作。读者看到的我局发布的所有关于这次活动的短讯、微信、人物特写等等,几乎都出自小孙之手。也正是这样一棵优质的写作苗子,在比武活动中以另一种形式展示出她不可限量的成长空间。

何惧刀光剑影,有她春风化雨

——体贴入微的“滕妈妈”

  滕静芳,人称滕老师。她进比武办也是有渊源的。早在2016年我局承办江苏省第三届技能状元大赛时,滕老师就是局筹备办里一位得力的干将。犹记得当年他们在市民中心十号楼里披星戴月“007”的工作模式。应该说见过大世面的她再来参与人社自己一个系统的赛事应该是小菜一碟了。

  小菜归小菜,要做到极致,同样需要无私的奉献默默的付出。不管是市赛的10位队员还是省赛的10名选手,平时的日常对接、事务联络都交给了滕老师。她以一个女人特有的细心和身为“班主任”的责任心,不止关心每一位队员复习迎赛的情况,而且还及时掌握每一位队员的身体、情绪乃至家庭情况。

  是她告诉我,市赛选手邓亦然已经感冒咳嗽好几天,双休日为了避开家里孩子的打扰,抱了厚厚的复习资料在单位办公室一泡就是一整天;是她告诉我,省市双料选手张峰如何以唯一一个“临时工”(编外)的身份一次次刷题,不遗余力完成他追赶队友的羽化蜕变。而她对自己在团队里做过的一切只字不提。

  我记得确定省赛队员要统一服装时,留给大家准备的时间只有两三天。她带了两个“观众队员”顶着烈日在无锡城的数家商场转,不是款式不适合就是价格超预算,不是尺码凑不齐就是颜色不理想……最后转到精疲力竭,总算遂人所愿,而她还得自己挖腰包垫付款,然后请大家吃饭。

  我们的省赛组队,9女1男,在有限的赴宁“送考”名额中,滕老师是不可或缺的人选。这些女队员,谁在生理期,谁晚上没睡好,谁早上要叫早,谁爱忘记带钥匙……她都了如指掌,然后一对一送上贴心服务。个人赛阶段,非选手不能入场,这个时候其实滕老师完全可以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凉快去,但是家长一样的滕老师,哪里静得下这份心?她的焦虑还不同于其他送考的领导、同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她预测会有队员交卷出考场的时间未见一个队员,她便生出各种念头在心里翻腾:是不是题目超出了范围?会不会大家审题不准?平时100题12分钟就能刷完成的谁谁谁今天出什么情况了吗?忧虑到无以复加。下午场景模拟,从第一个队员到最后一个队员,每一个拿到成绩出来后,滕老师都在纸条上一一记着,还不忘到友队那里打探人家的高分。所以在省厅正式公布成绩前,滕老师已经对我队周敏面试成绩的独领风骚胸有成竹。

  与队员们亲密无间的相处以及所有无微不至的关心细节,让这个一直被“孩子们”称呼的滕老师,不知道哪一天就成了他们心中的“滕妈妈”。是滕姓的妈妈,更是一直疼爱着他们的妈妈。赛事结束,后会有期。当一个个道别的“爱的抱抱”由衷地送给滕老师的时候,我相信他们彼此眼里的泪光闪耀出的一定是对对方的铭记与感恩。彼此的成全是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的最好回馈。

  没有一个英雄可以独自成就,没有一个冠军是一个人在战斗。每一次幕前光鲜的出场,都凝聚着无数人幕后默默的付出。我们的故事还没结束,更多精彩,下期再见。

(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邢瑞莱)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